QQ在线客服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在线咨询
 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行业新闻

老楼装电梯,“上下为难”怎么破?除了相互理解,还需“硬杠杠”

发布时间:2021-6-3 15:06:48作者:佚名来源:半岛都市报

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刘笑笑 实习生 谢碧霄


在城镇化、老龄化加速的背景下,包括加装电梯在内的老旧小区改造,提升了城市居民的生活品质,满足了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追求,已连续四年写入国务院《政府工作报告》。今年1月发布实施的《青岛市既有住宅加装电梯暂行办法》,进一步提高了岛城老旧小区电梯加装的推进效率,让人们切实看到了城市发展背后的“民生之乐”。

但连日来记者调查发现,虽然许多难题在政策的助推下逐步被破解,居民如何取得共识却依然是个“瓶颈”,大家期待着给冰冷的建筑物注入更多人情味,期待着政策细则的进一步完善,让上下利益都能兼顾,让加装电梯不再“卡壳”。

成不成考验邻里关系

当海峡花园4号楼二单元的电梯加装还处在僵持状态时,相邻的一单元居民已经乘坐上了崭新明亮的电梯。5月24日上午,一单元业主赵女士乘坐电梯下楼后,在小区里悠闲地散步,说起电梯加装的顺利,她多次表达着对一、二楼业主的感激。


海峡花园小区一座加装好的电梯

“一、二楼的邻居们给予了很大的支持,我们用了17天时间就全楼全部签字同意,这一点让我特别感动。”赵女士说,平心而论,一、二楼的邻居对电梯并没有需求,因此他们在征求低楼层邻居意见时格外用心,站在低楼层邻居的角度考虑问题,避免产生误会,让邻里之间都能相互理解、相互支持,最终把好事办好。

作为加装电梯的承办方,在青岛融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王义超看来,一楼、二楼邻居不同意,已成为既有住宅加装电梯最难迈的一道坎,考验着楼上楼下的邻里关系。“在我们经手的案例中,邻里关系和睦的,往往进展顺利,而且楼上邻居感恩一楼、二楼邻居做出的贡献,今后邻里关系会更加和谐,形成良性循环,这也更有利于后期电梯的维护。”王义超说,因此,电梯加装承办方从开始介入的时候,就会引导业主处理好楼上楼下关系,避免后续麻烦。


电梯为高层住户改善了居住体验

赵女士认为,在加装电梯方面,低楼层业主毕竟没有受益,因此如何争取低楼层业主的支持和理解,这其中蕴含着邻里关系处理的智慧。解决矛盾的最好办法,还是业主之间的充分沟通和相互体谅,多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问题。对于高楼层住户而言,应该尽量减少对低层住户的影响,比如选择安装全明玻璃电梯,尽量减少电梯对低楼层房屋采光的影响;对于低楼层住户,除了对高楼层住户的理解,也可以要求在加装过程中尽可能地让工程公司给出影响最小的方案。

“利益”可请第三方评估

当加装电梯中出现“上下为难”的情形时,在邻里关系熟、相互感情较深的小区,打“感情牌”成为最行之有效的方法。但在问卷调查及采访中,也有业主认为,加装电梯并不是简单地“多数决定”,也不是所有难题都可以通过投票来解决,少数反对的声音不能忽视。

问卷调查显示,“楼层低,不需要,不想出钱”“加装电梯噪声大”“影响升值空间”“怕挡我阳光”是反对加装电梯的主要因素。一些低楼层业主认为,加装电梯对自己确实关系不大,反而“有害无利”,不反对也是考虑到邻里关系需要融洽,但“不支持不反对”并不代表他们的意见不值得参考。


东方花园小区一座加装的电梯

“我们小区楼的设计比较特殊,是个L形,1、2、3户都是南北向,4户是东西向。对4户来说,正午的时候家里基本上进不了阳光,只有等到下午阳光才会照进家里。以牺牲本就不多的光照换电梯,感觉有点不值。”延吉路154号小区1号楼一位持反对意见的业主告诉记者。

“老旧小区里没有电梯的楼房,一般低层价格高,高层价格低。有了电梯以后,情况可就不一样了。高楼层的升值了,我们的利益谁来补偿?”家住二楼的刘女士说。担心既得利益受影响也是很多低楼层业主抵触的原因,但碍于情面,并不是所有人都好意思摆到桌面上来谈。

低楼层业主不受益,是反对的主要原因,利益平衡成为不能回避的问题。王义超介绍,在他们承办的加装电梯案例中,也遇到过不少低楼层业主提出补偿诉求的情况,“有的业主会提出修整、拓宽阳台等,只要合法合规,我们都会尽量满足。但是,也有小部分业主提出经济补偿,有的提出的数额还比较大。”

在青岛,对低楼层业主进行一定数额的经济补偿,以此来争取支持有先例。“不过,那时候的办法是要求全体业主同意,有的小区单元业主为了顺利加装,没办法只好掏钱补偿。但是现在政策变了,政策规定不需要全体业主同意,个别业主不同意也不妨碍,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掏钱给他们呢?”采访中,有业主表示,补偿是否应该给,给多给少,业主们意见很难统一。

“他们说挡光就挡光了,说有噪音就有噪音了,如果没有相关凭证和依据的话,就让其他业主给予补偿,以后其他小区也都效仿,势必造成电梯加装工作更难开展,邻里关系更加恶化。”一名业主表达了自己的担忧。

对此,青岛市政协委员,文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副主任张宁认为,如果因利益原因产生纠纷,最好的办法是共同委托第三方机构,出具加装电梯导致低楼层住户受损评估报告。如果的确产生影响,可以在报告基础上进行补偿协商,计算出各利益方都能接受的补偿金,促使老楼加装电梯矛盾的解决。

盼基层政府多搭把手

“先别急着找电梯加装公司,先走第一步吧,最难的一步你还没走完,后面的可能都白跑。”三明南路7号小区陆续有一些楼座准备加装电梯,有热心牵头的业主代表找最早参与此事的杨天宇取经时,每每都要被他“泼上一盆冷水”。由于加装电梯毫无进展,作为热心牵头人,杨天宇备受打击,觉得自己像在“孤军奋战”。他希望基层政府能出面搭把手,推进电梯加装进程。

同样不甘心的还有延吉路154号小区的1号楼楼长赵女士,“毕竟从去年到现在,前前后后跑了无数次了,不想就这么搁置下来。”赵女士说,目前只能把希望寄托到街道和居委会身上,让他们帮忙出面协商,看看是否能有转机。

在问卷调查中,对于“由谁来牵头实施,您更放心”这一问题,近半数受访者将票投给了“居委会、街道”,由此可见,居民对街道、居委会的信任和依赖。

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有些小区业主自治组织不健全,加之利益层面的矛盾冲突,问题的解决迫切需要街道办、居委会等履行属地责任,搭建协商平台,引导各利益相关方理性表达意见诉求,寻求各方意愿的最大公约数。


金湖小区一座加装好的电梯

延吉路小区的老人们多年前就深受高达15米网点平台的困扰,2017年曾自发成立电梯安装筹备组,协商推进加装电梯事宜,但因居民意见不统一、沿街商户不理解、安装环境不符合等原因长期搁置,有老人直到去世也没有坐上心心念念的电梯。今年加装电梯新政出台后,太平镇社区居委会第一时间联系了当年那帮老人,帮助协调推进,重燃起老人们的“电梯梦”。

征集民意期间,太平镇社区居委会兵分多路上门做楼下网点商户的工作。同时,协调居民和电梯安装公司商谈。从整体工程内容,到具体安装细节,从费用预算和分摊,到后期保修和维护,在太平镇社区党委的协调下,双方顺利签署安装协议。

目前,延吉路小区1号楼的电梯已经动工,这是太平镇社区第一个老楼加装电梯工程。待今年6月份安装完毕后,居民们将再也不用为上下楼而发愁。“真是没想到,年至古稀能住上电梯房,感谢政府的好政策,感谢社区前前后后的协调。”延吉路小区1号楼2单元业主刘大爷说。

新政还需“精细化”

自从辖区陆续有小区开始自发组织加装电梯,登州路街道城管科负责人高科长就更加忙碌起来。要么是支持加装电梯的业主来反映问题,要么就是反对加装的业主来找。

“现在加装电梯出现的问题,还是主要集中在高、低层楼的业主意见不统一上。”高科长坦言,无论是加装电梯的设计还是审批流程,现在都已经日趋成熟,如果居民意见统一,加装电梯的进程会比较顺利。

据其介绍,他们辖区也有高、低层业主分歧较大的案例,目前仍处于胶着状态。无论是街道办,还是区城管局,都在积极进行协调。“一楼不同意装的业主认为房屋是危房,加装电梯会对墙体产生破坏,我们就前去查看,告诉他们不是危房,加装电梯对楼梯不会造成破坏,尽可能地消除业主的顾虑。”高科长说,同时,对于低楼层业主提出的诉求也积极进行协调,最终争取楼上楼下不再为难。


一座加装好的电梯内景

加装电梯能否顺利推进,也在一定层面上折射出基层社会治理水平。采访中,多家电梯加装公司坦言,加装电梯工作推进的快慢,与政策的宣传力度、支持力度有一定关系。

“大多数街道办、社区居委会能够主动作为,出现问题时会积极从中协调,助推电梯加装进程;但的确有个别街道办或居委会不作为或者支持力度太小,导致电梯加装工作推进起来效率低下。”岛城某电梯加装企业负责人反映,目前他们公司手头上就有4个电梯加装项目,审批流程“卡”在了某街道办。“居民也着急,不停催我们,我们去问街道办,对方就说要去核实民意签字的真实性。核实真实性是应该的,这样可以避免后期出现麻烦。但是一拖几个周,感觉时间太长了。”

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作为一家总部在济南的公司,他们是2018年进入青岛市场的。通过对比,他发现济南加装电梯的工作虽然启动比青岛晚,但是加装量远远高于青岛。今年截至目前,他们在济南已经有40部电梯正在施工,但在青岛的数量很少,从去年年底至今才装了7部。

在审批环节,由于部分区市、部门对政策理解不同,也阻碍了加装进程。“有的区市要求相对松一些,只要满足新政要求,一般都能通过审批。而有的区市要求严格,如果在加装电梯协议书上,有居民不发表意见,即不同意也不签字,就会被视为没有征求全部业主意见,而无法通过审批。”该企业负责人认为,这归根结底还是实施细则不明确导致的。

不过,也有业内人士表示,出现矛盾、纠纷时,大多数居民不会采取法律途径维权,而是寻求政府部门出面协调,这也大大增加了基层政府部门的工作压力,导致出现不积极、不主动作为的情况出现。

建议细化惩罚机制

对于新政后仍然出现“一户反对,加梯搁浅”,海峡花园小区4号楼一名业主对此非常郁闷,“我现在想不通的是,既然新政都规定了不需要所有人都同意,但现在又出现了因为一个人不同意而导致全楼无法安装的情况,这不等于政策失效吗?”

加装电梯新政之前,全体业主协商一致,施工过程比较顺利。现在,更改了协商比例,如果部分业主不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,而是采取阻扰施工的方式,就会引发新矛盾。对于在取得合法手续进行施工后,出现部分业主阻挠施工的情况,采访中不少业主认为加装电梯办法中缺少了惩罚机制。

“我觉得这点青岛应该借鉴一下济南等外地经验,奖惩更加分明些。”海峡花园小区4号楼一名业主表示。记者查询《济南市既有住宅增设电梯办法》发现,其中对阻挠施工做了明确规定:对已办理规划审查和施工备案手续的既有住宅增设电梯工程,相关业主和物业服务企业应当提供必要的施工便利,不得阻挠、破坏施工。阻挠施工致使其他业主受到经济损失的,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;触犯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的,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。

■链接

“共享电梯”受关注

能否成功尚待观察

老楼加装电梯方便居民出行,本是一件好事,但在实际推行过程中困难重重。为此,国内多个城市推出的“共享电梯”新模式,得到了许多业主的欢迎和认可。最近,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的试点“共享电梯”就引发广泛关注。在记者的采访和问卷调查中,有一些受访居民就提到了对“共享电梯”的渴望。

“共享电梯”模式类似于乘公交、地铁,智能刷卡,多乘多付、少乘少付、不乘不付。采用“代建租用、收费运营”的模式,前期电梯建设资金由政府和电梯厂商投入,居民不用承担任何安装费用。之后业主可以有两种选择,一是免费乘坐,但需要共同承担电梯后期的维修、保养等费用;另一个是延续“电梯公交”模式,业主只需按使用次数付费,电梯后期的维修、保养等继续由电梯公司负责。

根据杭州市临安区的试点模式,电梯公司对“共享电梯”只有20年的产权,加装电梯不用业主出资,由电梯公司免费为业主安装,并负责后续维护和运营。广告费和业主使用费,是电梯公司目前全部的营收来源。

“我们最近都在关注‘共享电梯’的新闻,认为这种模式对居民来说非常方便,前期居民不用自己掏钱了,后期电梯保养维护也减少了很多麻烦。”哈尔滨路8号居民刘文表示。

问卷调查显示,在回答“您对加装电梯政策有何建议”这一问题时,有11%的受访居民提到了“共享电梯”。不过,刘文也坦言,由于加装电梯是一项耗资比较大的工程,前期电梯建设资金由政府和电梯厂商投入,对运营方的实力和财力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。

对于业主期盼的“共享电梯”,记者采访了岛城多家电梯加装公司,他们对此却并不看好。

“我们也多次研究过‘共享电梯’这一创新模式,但是目前来说,实施起来还是不太现实。”岛城一家电梯加装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其中牵扯非常多的问题,“其一,‘共享电梯’的产权归属算谁的?如果属于电梯厂商,居民使用起来能否珍惜?其二,电梯建设、运营、维保成本太高,仅靠乘坐收费远远无法回本,这需要探索其他收益途径。如果企业营收难以保证,最终还是会将压力转移至用户身上;其三,电梯运维中需要年检、维修、电费等各项费用支出,随着物价增长,如果后期涨价会否产生矛盾?其四,如果后期出现纠纷,电梯弃之不用,对公司和业主都会产生影响。”

采访中,多家电梯加装公司认为,共享电梯模式的确规避了前期建设资金筹集难等问题,但目前刚刚起步,后期能否持续发展下去,是否会出现问题尚待观察,这需要多方进一步研究。

■征集

破解加装电梯难

您有啥好点子?

现代社会利益多元、观念多元,每个人往往都能为自己的诉求找到合理的支撑。矛盾双方如果针锋相对、互不相让,任何美好的设想都将悬在那里。既有住宅加装电梯,作为一项涉及居民切身利益且环节较多的民生工程,需要获得温暖而长情的回应。

您在加装电梯中遇到了什么困难?加装电梯在推进过程中还有哪些需要打通的环节?已经成功加装电梯的小区又有哪些成熟的经验可供借鉴?即日起,半岛全媒体向广大市民征集民声民意,您有好的想法和建议,都可以跟我们说说。

广大市民和读者可拨打96663对老楼加装电梯说想法、提建议;也可以通过半岛新闻客户端主界面下方“找记者”栏目,@记者刘笑笑向其报料;还可以通过半岛都市报官方微信、微博反映问题。我们将继续关注加装电梯这一热点问题,助力岛城老旧小区居民早日圆上电梯梦。

相关信息